北京时间: 

传承川西之道 绣出西蜀之美

2020-05-20 07:29 来源: 四川影像网

盛夏逐渐显露出它该有的热度,在盆地中,东南风的影响好似在平原中掀不起大动静,咆哮着,在山谷中呼啸两声,留下“闷热”这个崽儿在天府之国自由发挥。

在漫长的岁月中,旅行似乎给予了人们的极大的宽慰。走走停停,除了感受大好河山,更多是一种人文的慰藉。在行路中,总有一处风景带给你触动,将你内心的震撼渲染扩大。

古蜀,一直是个神秘的地带,这里有许多传说,最令人向往的便是望帝杜宇与农耕女神朱利的故事。

古蜀国第四代王杜宇,有着非常美丽、动人而又玄幻的神奇传说。“后一男子名曰杜宇,从天堕,止朱提。有一女子名利,从江源井中出,为宇妻。乃自立为蜀王,号曰望帝。”——这是《蜀王本纪》等史载中的描述;“杜宇为传说中的古蜀国开国国王,公元前1057年,鱼凫王杜宇参加了武王伐纣的战争,号称蜀。”——这是后人查证后的文字叙述。

于是,带着对传说和故事的好奇,古蜀文化爱好者们前仆后继,从古蜀至今的元通码头而上,沿着古茶马古道顺江而问,只为寻找四千多年前的文明。

唐诗宋词中不乏对这段故事、这位君王的慨叹。从白居易、李商隐到陆游,蜀国的美和蜀国和灵魂,都在一首首诗词中体现。从“杜鹃啼血猿哀鸣”到“望帝春心托杜鹃”、再到陆游任蜀州通判时那三首关于杜宇的诗词,他的“天地皆芳非,杜宇默无声,不畏百鸟讥。”到“子规独抱区区意,血泪交零晓未休”都体现了这位君王为古蜀增添的魅力。

所以,杜鹃,一时间便成为了蜀州最具文化气息的代表植物。除了杜宇化鹃的神话加持,怀远西山至鸡冠山山岭一带的野生杜鹃,仿佛也印证了这一传说。从杜宇和朱利的故事中,我们不难得出,古蜀农耕文明发展的遗址“忙城”,其实离我们不远。从元通古镇出发,往上而行,有一个充满诗意名字的小镇,叫上元。

(高山杜鹃)

充满美好寓意的名字,总是让人心神愉悦。沿途的浓绿乔木投下的阴影,给这个夏日平添了一抹凉爽。行至地势微凸出处,一大片杜鹃花会猝不及防地映入眼帘,这会让人心生疑惑——好巧不巧,这个地方怎会有西山神话中的望帝托身?浪漫诗意是文化爱好者们特有的符号和气质,若在山岭间还不能真正体会到古蜀味道,不妨在这里找找古蜀文化的暂栖之所。

夏日中的杜鹃已失去了春日的俏皮和活泼,偶尔几枝还会吐露芬芳,也没有成片来的惊艳。苦苦思索不得灵感,莫如拐角进入公园旁边那一处西蜀文化体验馆。

说起西蜀文化,像是一种延续。杜宇和朱利带民从事农业生产,教民按季节播种、织桑麻布衣,使古蜀的农耕井然有序,人民食粮无忧。

(西蜀文化体验馆 位于崇州上元)

在体验馆中,耐心的馆长贾学伟先生,会对客人一一讲解现存在馆里的先农制器。从磨制石器开始,夏商文化便如画卷般呈现在你的眼前。客人会好奇这些物件的形状、在贾馆长的描述下畅想这些石器的用途,这时候,大抵会感慨,先古人为了生存,可谓是倾尽本能。

所谓的农耕,自然离不开这些石器。从磨制到石制,可作猜想的是,这种转变是思维方式的转变或者石器加工“流程”的升级。春播秋种,男耕女织,传统的作息让人们更加勤劳,也逐渐具备审美的能力。

衣裳,或许便在那时候顺时而生。

简单的麻布也需要缝制,骨针——绣花针的老祖宗,便在人们的耐心和智慧中,出现了。

我们可以想象,上古时期的人们,虽对衣物没甚讲究,但简单的男女有别、遮身敝体的意识也已萌发。骨针,看起来细腻微小,却穿引出了我们人类的礼义廉耻。

(商周骨针 现藏于西蜀文化体验馆)

馆类的收藏虽是沧海一粟,却容易让人沉浸在一段历史、一段故事中。还未有更多的考证依据出土之前,我们都暂且称这里为“下忙城遗址”。在西蜀体验馆中观藏品、听故事,想象脚下是四千多年前的忙城故土,一番感受,别有滋味。

古蜀文化浩渺深远,贾馆长的解说带着浓厚的蜀地方言和本土幽默,将文化以最接地气的一种方式展现开来。从夏商周到明清时期的物件,从达官贵人、将士小兵到平民百姓的日常器物,不同时期的物品呈现出的智慧和审美,都在向文化爱好者们传递他们所处时代的思想。

就像贾馆长收藏的骨针,那是他最喜爱的物件之一。

(商周古针 现藏于西蜀文化体验馆)

因为,从杜宇和朱利的贡献来说,这样的骨针,串联的不仅是古蜀的耕织文化,更是牵引出了蜀州千年的文化瑰宝——蜀绣。

众所周知,苏州苏绣、湖南湘绣、广东粤绣、四川蜀绣为中国四大名绣。丝绸之路上,四川蜀绣,不止一次从忙城出发,被商旅带到遥远的西方,使其价值和光辉延续千年。

作为中国刺绣传承时间最长的绣种之一,蜀绣以“针法严谨、针脚平齐、变化丰富、形象生动、富有立体感”等特点流传于世,其中双面绣更具有审美性、观赏性、和较高的收藏价值。

(蜀绣 非遗传承人严莎作品)

不等同于古蜀遗址中的陶瓷、窑器,蜀绣绣品的传承价值几乎是人皆可行。许是为了一种情怀,又许是蜀绣的灿烂不该湮没在时光里,西蜀文化体验馆中,更是设置了“劝红坊”蜀绣馆。

这仿佛是一种文化战略。

可不同的是,我们在聆听故事的过程中,既能领略古蜀的各类文化,哪怕是神话、战争、农耕……虽没有宫廷权谋来得精彩,但最平淡的才是最悠久的,一切美好都来自衣食无忧,源远流长的不是战火,而是百姓的丰衣足食。

蜀绣,当是蜀地人民乐观积极、衣食无忧的产物。日常生活中,妇女们一针一线,不止寄托对家庭的热爱,还有各种缱绻情思。她们用别样的智慧和心灵,将平淡的生活过得有所期盼,期盼绣架上的作品,一如生活般灿烂多姿。

​(蜀绣 非遗传承人严莎作品)

或许,杜宇和朱利的初衷,便是如此。良田有水灌溉,百姓有粮可食,男耕女织的时代虽离我们远去,但我们仍可在一次次的找寻中领会他们那个时代的精神。

这是一次心灵的洗礼,风吹过杜鹃花公园,留下人们清凉的笑容和自然的思想。一切,从古蜀开始,在忙城结束。(十三

[责任编辑: 四川影像网]